中偵在線

主頁 > 新聞 >

春節焦慮癥來了,年輕人陷入了“近鄉情更怯”的情緒之中

作者: admin 來源: 未知 2019-01-15 12:22

 新華社資料圖 王威 作新華社長沙1月14日電(記者帥才)婚否?婚否?長輩的關切竟成為一些年輕人的心病。記者發現,春節臨近,一些在城市工作的年輕人陷入了“近鄉情更怯”的情緒之中,他們面臨長輩催婚的壓力,因而焦慮。

 
記者從湖南省腦科醫院了解到,近期,醫生接診因春節催婚焦慮的年輕人增多。“最近醫院接診的焦慮患者中大部分是由于婚戀原因。一些年輕人面臨來自長輩的催婚壓力而導致睡眠障礙,其中一些年輕女性因為婚戀問題不如人意,出現了焦慮情緒,平日里上班精神萎靡,夜晚又難以入睡,需要接受專業的心理輔導。”湖南省腦科醫院睡眠障礙及神經癥科醫生唐佩茜說。
 
在長沙工作的陳女士今年33歲,平時愛社交的她最近變得郁郁寡歡,她說:“我和男友一直是異地戀,父母催我結婚,但男朋友卻不肯到我工作的地方來,我也去不了他那,所以一直拖著,想到春節回家又要被家里長輩念叨,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外打工的劉白最掛心的就是兒子的婚事。兒子今年26歲了,依舊享受著單身生活。而在老家,像兒子一般大的年輕人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可兒子連對象都沒有,所以自己春節的首要任務就是讓兒子去相親。
 
記者采訪發現,一些年輕人春節期間忙于相親,還有一些年輕人為了躲避長輩安排的相親,選擇安排旅行過節。“我媽已經給我介紹過11個相親對象了,不是我瞧不上人家,就是被人家淘汰了。與其被長輩念叨結婚生子,不如約上閨蜜去旅行,相比和陌生人相親的尷尬而言,詩和遠方更適合我。”90后白領呂曉說。
 
湖南省腦科醫院精神科負責人周旭輝博士認為,受中國傳統文化和觀念的影響,很多老年人認為子女的婚事是“天大的事”,為子女的婚事“操碎了心”。其實在價值觀多元化的今天,晚婚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很多年輕人忙于事業、學業和享受單身時光,并不著急邁入婚姻的殿堂。在這種情況下,年輕人可以和長輩溝通,把自己對生活的規劃和父母聊清楚,消除長輩的擔憂。長輩也應尊重他們的選擇,不要給年輕人太大的壓力,以免年輕人產生“被催婚”的焦慮情緒。
 
【延伸閱讀】過個年抑郁了 全是逼婚鬧的年還沒過完,38歲的云英(化名)就從黑龍江老家匆匆返回沈陽,正月初七是上班第一天,她沒去上班而是去了沈陽市精神衛生中心,這個年過得讓她覺得精神抑郁到了崩潰邊緣,必須馬上找醫生進行心理咨詢。
 
精神衛生中心心理治療科李泓錦主任告訴記者:春節前就已經出現了一批這樣的患者,他們是單身大齡一族,每當過年,他們的工作、婚姻問題就會成為家人詢問和談論的焦點,他們因此承受比平時更大的心理壓力,所以會在節前及節后爆發心理疾病。
 
“大齡女”:家里下了死命令“今年必須找到結婚對象”“過年是喜慶團圓的日子,但對于我來說回家過年這幾天真是度日如年的煎熬。”云英說,父母、親戚、同學,誰見到她都追著問她感情問題,她甚至對與別人見面產生了巨大的恐懼感,不想見人,害怕見人。
 
38歲的云英至今單身,她自身條件非常優秀,人長得很漂亮,在沈陽打拼了20多年,如今她的工作也非常穩定,但是她因為曾經一段感情失敗,至今仍舊沒有男朋友。
 
云英的父母非常著急,今年過年回家,父親給她下了死命令:“今年必須找到結婚對象。”尤其是七大姑八大姨見面就問“有對象沒呢?”“別挑了,差不多找一個得了”“你想找啥樣的,我給你介紹一個”。
 
春節休假回家6天,有4天她都在家人安排下進行相親。“有一個相親對象,今年45歲,是一個離異的中年油膩男,我與他見面寒暄沒10分鐘就散伙了,回家我爸就跟我急眼了。”在云英家人眼里,這個男的成熟、工作穩定、家庭條件好,而云英這么大年齡的剩女就不應該再挑三揀四了。
 
面對父母對她的這種關愛,云英無言以對,父母強硬的態度又加深了她的無力感與無助感,使她變得更加郁郁寡歡。
 
云英知道,她必須去相親,否則雙親會被周圍的人嘲笑,因為像她這樣年齡的女孩,在他們那里,早已結婚生子,并且孩子都已上學了。但是她又不想被迫去面對陌生人,所以內心才格外焦躁。
 
“大齡男”:工作和婚姻成了父母的面子到李主任那里進行心理治療的患者還有一位大齡單身男青年春志(化名),他因為覺得自己的工作和婚姻問題成了父母的面子而心理壓力越來越大。
 
春節是一定要回家的,家里的老老少少都在等著他這個游子歸家。雖然他也是思鄉心切,但卻感到雙腿沉重,無力前行。春志知道生活在小城市的父母一直把他當作驕傲,逢人便夸兒子在沈陽外企是白領,但實際上這幾年他已經換了五次工作,經常熬夜加班,最近公司裁員,他也面臨被裁危險。
 
春志的父母都曾經是當地的干部,在家鄉也是很有能力和社會地位的人,他曾經帶給父母很多的榮耀:考入名校,沒有畢業就被世界級公司招聘入職,畢業后進入大企業擔任高管等,這些都曾經是春志的驕傲,也是街坊鄰里羨慕的對象?墒侨缃,這一切都沒有了,工作不穩定,40歲了還沒有成家立業,他身上的光環也沒有了,自我感覺趨于崩潰。不只是他,他的父母在得知這些情況后,也因此變得緊張、焦慮。
 
父母建議春志離開沈陽回老家,在當地找一份不錯的工作,早點結婚生子,過上穩定的生活。但春志不想回去,因為在縣城他所學的專業根本用不上,那里沒有他發揮的空間。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致使他產生了自卑感,感覺自己沒出息,看什么都高興不起來,身體非常疲憊,甚至覺得活著看不到希望。
 
專業人士:出現心理問題要及時進行疏導“云英以及春志均出現了假性自體心理問題,就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什么,自己想要做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只是為了工作,為了業績,為了別人眼里的風光而活著。”李主任表示,很多人從小就在努力做別人眼中的“乖孩子”,成年后依然找不到自我。
 
李主任建議云英以及春志要心平氣和地與父母多交流,談談自己的人生規劃,說說獨自在外的經歷,說服父母,放棄對孩子的各種“擔心”各種“操控”。但是,心理問題嚴重到一定程度必須要接受心理醫生的專業治療,在醫生幫助下重新進行心理建設。遼沈晚報、聊沈客戶端記者劉冬梅

  • 上一篇:很多女人出軌的三大理由,每一個都太現實

  • 下一篇:杭州新生兒名字熱度榜:男“浩然”、女“一諾”排第一
  • 相關閱讀

    足彩app哪个是正规的 基金配资条件 重庆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百宝彩 聚宏鑫配资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双色球开奖结果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福建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股票超短线高手的经验 广快乐双彩